2016年12月16日 星期五

中山 菁英女孩玩「智幣」、學互助

如何倡導菁英高中生,多花心思在「關懷他人」和「社會服務」?中山女中發明的「時間貨幣」遊戲,引導學生交換專業、學會互助。


一個卓越的公民社會,理想的境界是要達到整體的「美德共善」;而第一步,是發揮互助精神。
但是「互助」這個「傳統美德」,在凡事以金錢貨幣計算、市場經濟運作邏輯裡,似乎愈來愈是「陳義過高」,單純的高中生,有時候也會質疑。
「朋友本來就需要互助,可是玩了『智幣遊戲』後,反而變小氣了,什麼一點小忙,都要討『智幣』為報酬,」教書二十年,台北市中山女中二年智班導師莊溎芬,在批改學生週記時,突然看到這句話,大吃一驚。
難道,她和三年智班導師黃秀銀,「協同教學」導引出來的「時間貨幣」課外活動,出了什麼問題嗎?
莊、黃二位老師企圖導入的「時間貨幣」活動,提倡利用自己的勞務或知識,供他人解答或幫助,來換取自己所需要的服務。是一種非經濟、非對價的交易型態。
「交換專業」的互助遊戲
「二○○八年全球金融海嘯之後,美國被裁員、失業很久的龐大族群,開始回到原始的互助體系,用『交換專業』來彼此幫忙。他們計算的方式,就是我們玩的『時間貨幣』,」莊溎芬老師解釋。
藉由此活動,參與者可以發現自己以前尚未被發現的長處。例如,在二年智班,主要交換的「專業」有:掃地、擦窗戶、教人數學……。
至於斤斤計較、做點小事就要討貨幣,這是怎麼回事?還好,莊溎芬發現:這是菁英女校,慣有的高度競爭行為,開導一番就沒事。
二智這班,個個都是高中基測考試中,十萬全體考生中贏過九萬五千人的優等生。其中,不免有人把課外不計分數的活動,也當做考試來競爭分數。
「時間貨幣」課程,是從「時間銀行」的制度改良而來。而這一班既然是「智」班,貨幣單位就乾脆叫做「智幣」。
怎麼玩?像「大富翁」最後比誰錢多一樣,「智幣」比的,則是時間總盈餘。簡單講,就是用社會上金錢交流的概念,將時間視為像「紙幣」單位般來規範、誘導高二女生,能學會時時刻刻都能助人的習慣。
「智幣」又分三種面額:五分鐘、十分鐘、三十分鐘。
兩年前,莊溎芬老師推動以來,發生了意想不到的啟發作用。
讓菁英學生學會助人
「原來,自己也是有用處的,」目前就讀台北大學不動產學系的張郁翎回憶,兩年前,正是大學學測緊鑼密鼓時期。在高三讀書的階段,同學們的互相幫助真的很重要,但也不好意思一直麻煩別人。
因此,導師莊溎芬建議她們試試看「時間貨幣」遊戲。
「想不到,這遊戲讓大家再也不用擔心麻煩別人。而且,我們也了解到,每個人都是社會上的小齒輪,需要互相合作,才能讓彼此都更進一步,」張郁翎說,雖然眼前她念的是最資本主義的財產交易,但仍難忘全班同學用時間為單位,經營非營利互助體系,那種體貼、一起解決問題的溫暖。
台灣孩子愈生愈少,大都會地區獨生子女的情況尤其普遍;而獨生子女的特質就是自我中心。自我中心的孩子,如何學會關懷別人,關心公共事務?
中山女中校長楊世瑞就常想,「如何倡導菁英高中生,多花心思在『關懷他人』和『社會服務』?這對所有中山的老師,也都是一個大挑戰,」曾經在北一女擔任過輔導、教務主任的楊世瑞肯定。
兩年前,接手高二智班導師的莊溎芬,決定改變只問升學的風氣。
讓家長也來參與
她首先將班上三十九位同學「任務編組」:四個研發團隊:課程資訊小組,加上英國、美國、台灣(中文)三個國家的時間銀行發展狀況隨時回報,加上成果規劃、成果發表執行兩組,還有研擬紓困小組、貨幣印製、活動計劃、成果統計四個後勤支援,全班都動起來。
這十個小組都有工作目標,做什麼、誰來做、何時做,都明列清楚,學生之間,既競爭又分工。
兩位老師,又邀請長期在教會從事社工,中山校友的家長高巧玲(曾在勤業會計師事務所任職多年),及數位學習的專家,共同指導。這位專家,就是○七年創台大FunLearn網站,免費在網上分享國、高中教學影片和講義的高志豪。
結果,同學不但如期完成講師講演內容溝通與規劃,完成專訪,執行過程也很順暢。
「很多人以為,女生最會搞小圈圈,這個『智幣遊戲』執行下來,發現大家都捐棄私見,同心協力做好這件事,」黃月銀老師肯定這一班的互助精神。
取他長、補己短
除了實體的成果發表,她們也維持網路線上討論不斷,因為,一開始有些家長不同意這個遊戲。莊溎芬老師在課程剛開始不久,就委派研發組對外推廣理念。
而且,也特製高面額的「三十分鐘」智幣,帶回家讓爸、媽在女兒幫忙做家事時,適時頒發給予肯定。
「『時間貨幣』的精神:平等互助,取他長補己短,便達到『錢』所未的有收穫,」莊溎芬遠在新竹的學生李冠儀,肯定這個遊戲給她的啟發。
思一直麻煩別人。
因此,導師莊溎芬建議她們試試看「時間貨幣」遊戲。
「想不到,這遊戲讓大家再也不用擔心麻煩別人。而且,我們也了解到,每個人都是社會上的小齒輪,需要互相合作,才能讓彼此都更進一步,」張郁翎說,雖然眼前她念的是最資本主義的財產交易,但仍難忘全班同學用時間為單位,經營非營利互助體系,那種體貼、一起解決問題的溫暖。
台灣孩子愈生愈少,大都會地區獨生子女的情況尤其普遍;而獨生子女的特質就是自我中心。自我中心的孩子,如何學會關懷別人,關心公共事務?
中山女中校長楊世瑞就常想,「如何倡導菁英高中生,多花心思在『關懷他人』和『社會服務』?這對所有中山的老師,也都是一個大挑戰,」曾經在北一女擔任過輔導、教務主任的楊世瑞肯定。
兩年前,接手高二智班導師的莊溎芬,決定改變只問升學的風氣。
讓家長也來參與
她首先將班上三十九位同學「任務編組」:四個研發團隊:課程資訊小組,加上英國、美國、台灣(中文)三個國家的時間銀行發展狀況隨時回報,加上成果規劃、成果發表執行兩組,還有研擬紓困小組、貨幣印製、活動計劃、成果統計四個後勤支援,全班都動起來。
這十個小組都有工作目標,做什麼、誰來做、何時做,都明列清楚,學生之間,既競爭又分工。
兩位老師,又邀請長期在教會從事社工,中山校友的家長高巧玲(曾在勤業會計師事務所任職多年),及數位學習的專家,共同指導。這位專家,就是○七年創台大FunLearn網站,免費在網上分享國、高中教學影片和講義的高志豪。
結果,同學不但如期完成講師講演內容溝通與規劃,完成專訪,執行過程也很順暢。
「很多人以為,女生最會搞小圈圈,這個『智幣遊戲』執行下來,發現大家都捐棄私見,同心協力做好這件事,」黃月銀老師肯定這一班的互助精神。
取他長、補己短
除了實體的成果發表,她們也維持網路線上討論不斷,因為,一開始有些家長不同意這個遊戲。莊溎芬老師在課程剛開始不久,就委派研發組對外推廣理念。
而且,也特製高面額的「三十分鐘」智幣,帶回家讓爸、媽在女兒幫忙做家事時,適時頒發給予肯定。
「『時間貨幣』的精神:平等互助,取他長補己短,便達到『錢』所未的有收穫,」莊溎芬遠在新竹的學生李冠儀,肯定這個遊戲給她的啟發。

http://www.cw.com.tw/article/article.action?id=5028427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