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 星期五

先把老師的論述能力找回來

沒有學究氣,不講抽象冰冷的道德教條,「道德推理」這門課,把教室變成多元社會的縮影,每個人都必須學會如何發言、對話與說服。


冷灶炒熱並不容易。但王冠生辦到了。
歷經交大、慈濟大學,現任台北大學通識中心唯一正式編制的專任教師,王冠生讓「道德推理」這門課叫好叫座,而學生自認收穫最多的,竟是「學會發言」。
「台灣學生不習慣提問、發言與討論,」王冠生很清楚他面對的環境,因此找具爭議性的社會案例,就是最好的引子。
「一位亟需輸血的罕見血型患者,全台只有八位,千辛萬苦找到其中一個,但他寧賣不捐,該怎麼辦?」
這不是模擬情境,而是曾發生過的社會事件。因為真實,所以學生容易有共鳴,也由於爭議性高,各方意見分歧,逼使不同立場的學生,學習傾聽與說服。
讓學生學會傾聽與說服
「這就是蘇格拉底的教學法,」王冠生不當「正確意見」的仲裁者,他引導不同意見對話,讓教室就像多元社會的縮影。
「同學不能只是停留在各自表態,僅僅為自己的立場辯護。我們還必須建立共識,這時候就得進一步建構出可以說服別人的合理主張,」王冠生強調。
為此,王冠生還開闢網站,讓學生繼續「說下去」,打「延長賽」。當被問到,有沒有碰到時下黨同伐異的「網路發言」類型時,王冠生不諱言,學生確實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慢慢進入狀況。
重點是,「老師必須介入,遇到情緒性發言時,要反問同學為什麼會這樣說?有沒有什麼合理依據?這樣就會慢慢建立對話規範。」
思辨是為了激發行善動機
即使學生熱烈討論道德推理課,王冠生還是很清楚,「我的學生不會以哲學為終身志業,他們需要的是批判性思考,學會跨領域統整不同知識的能力。」
王冠生期待學生擁有思辨能力後,還能夠進一步激發行善的動機,產生實踐的動能。
「行善最好的方式,就是讓學生去做一件道德上被讚許的事,」王冠生舉例,他在交大教書時,曾有校隊同學摔斷了腿,無法走路,協助的同學隨後發現學校地形起伏,推輪椅很辛苦,於是設計了一個計劃,讓同學去調查學校的無障礙設施。
同學不但完成作業,最後還提交改進建議給學校的「馬上辦」中心。
「光幫助弱勢不夠,還要能設身處地去想,」王冠生強調,當學生能從解決一個人的問題,進而希望造福更多同樣遭遇的人,行善動機便會油然而生。
避免師生都「思考弱化」
王冠生很推崇耶魯大學
冷灶炒熱並不容易。但王冠生辦到了。
歷經交大、慈濟大學,現任台北大學通識中心唯一正式編制的專任教師,王冠生讓「道德推理」這門課叫好叫座,而學生自認收穫最多的,竟是「學會發言」。
「台灣學生不習慣提問、發言與討論,」王冠生很清楚他面對的環境,因此找具爭議性的社會案例,就是最好的引子。
「一位亟需輸血的罕見血型患者,全台只有八位,千辛萬苦找到其中一個,但他寧賣不捐,該怎麼辦?」
這不是模擬情境,而是曾發生過的社會事件。因為真實,所以學生容易有共鳴,也由於爭議性高,各方意見分歧,逼使不同立場的學生,學習傾聽與說服。
讓學生學會傾聽與說服
「這就是蘇格拉底的教學法,」王冠生不當「正確意見」的仲裁者,他引導不同意見對話,讓教室就像多元社會的縮影。
「同學不能只是停留在各自表態,僅僅為自己的立場辯護。我們還必須建立共識,這時候就得進一步建構出可以說服別人的合理主張,」王冠生強調。
為此,王冠生還開闢網站,讓學生繼續「說下去」,打「延長賽」。當被問到,有沒有碰到時下黨同伐異的「網路發言」類型時,王冠生不諱言,學生確實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慢慢進入狀況。
重點是,「老師必須介入,遇到情緒性發言時,要反問同學為什麼會這樣說?有沒有什麼合理依據?這樣就會慢慢建立對話規範。」
思辨是為了激發行善動機
即使學生熱烈討論道德推理課,王冠生還是很清楚,「我的學生不會以哲學為終身志業,他們需要的是批判性思考,學會跨領域統整不同知識的能力。」
王冠生期待學生擁有思辨能力後,還能夠進一步激發行善的動機,產生實踐的動能。
「行善最好的方式,就是讓學生去做一件道德上被讚許的事,」王冠生舉例,他在交大教書時,曾有校隊同學摔斷了腿,無法走路,協助的同學隨後發現學校地形起伏,推輪椅很辛苦,於是設計了一個計劃,讓同學去調查學校的無障礙設施。
同學不但完成作業,最後還提交改進建議給學校的「馬上辦」中心。
「光幫助弱勢不夠,還要能設身處地去想,」王冠生強調,當學生能從解決一個人的問題,進而希望造福更多同樣遭遇的人,行善動機便會油然而生。
避免師生都「思考弱化」
王冠生很推崇耶魯大學哲學系教授卡根(Shelly Kagan)的教學風格,「拿著三張活頁紙,穿著牛仔褲,神態自若地坐在椅子上就講起課。」
這讓他心嚮往之。因為卡根展現的,正是教師應該具備的核心能力:論述。教育現場的主角就是師生雙方,思辨在彼此之間流通。
反而是現在流行的「多媒體」教學,讓他引以為憂。這種吸引眼球的教學媒介,看似便利,但稍一不慎,卻很容易主客易位,讓PPT成了課堂主角。
王冠生笑著說,如果老師不把自己的論述能力抓回來,那就會變成照本宣科的PPT解說員,若再面對已經對文字閱讀缺乏深刻感受的學生,其結果將是師生雙方都陷入「思考弱化」的窘境。
確實,教育者也必須自我教育,過分強調學生應該學到什麼,卻忘了師生如何共同思辨成長。
畢竟,教師不可能讓自己處在失語的狀態,卻寄望學生學會如何「發言」與「思辨」。
冷灶炒熱並不容易。但王冠生辦到了。
歷經交大、慈濟大學,現任台北大學通識中心唯一正式編制的專任教師,王冠生讓「道德推理」這門課叫好叫座,而學生自認收穫最多的,竟是「學會發言」。
「台灣學生不習慣提問、發言與討論,」王冠生很清楚他面對的環境,因此找具爭議性的社會案例,就是最好的引子。
「一位亟需輸血的罕見血型患者,全台只有八位,千辛萬苦找到其中一個,但他寧賣不捐,該怎麼辦?」
這不是模擬情境,而是曾發生過的社會事件。因為真實,所以學生容易有共鳴,也由於爭議性高,各方意見分歧,逼使不同立場的學生,學習傾聽與說服。
讓學生學會傾聽與說服
「這就是蘇格拉底的教學法,」王冠生不當「正確意見」的仲裁者,他引導不同意見對話,讓教室就像多元社會的縮影。
「同學不能只是停留在各自表態,僅僅為自己的立場辯護。我們還必須建立共識,這時候就得進一步建構出可以說服別人的合理主張,」王冠生強調。
為此,王冠生還開闢網站,讓學生繼續「說下去」,打「延長賽」。當被問到,有沒有碰到時下黨同伐異的「網路發言」類型時,王冠生不諱言,學生確實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慢慢進入狀況。
重點是,「老師必須介入,遇到情緒性發言時,要反問同學為什麼會這樣說?有沒有什麼合理依據?這樣就會慢慢建立對話規範。」
思辨是為了激發行善動機
即使學生熱烈討論道德推理課,王冠生還是很清楚,「我的學生不會以哲學為終身志業,他們需要的是批判性思考,學會跨領域統整不同知識的能力。」
王冠生期待學生擁有思辨能力後,還能夠進一步激發行善的動機,產生實踐的動能。
「行善最好的方式,就是讓學生去做一件道德上被讚許的事,」王冠生舉例,他在交大教書時,曾有校隊同學摔斷了腿,無法走路,協助的同學隨後發現學校地形起伏,推輪椅很辛苦,於是設計了一個計劃,讓同學去調查學校的無障礙設施。
同學不但完成作業,最後還提交改進建議給學校的「馬上辦」中心。
「光幫助弱勢不夠,還要能設身處地去想,」王冠生強調,當學生能從解決一個人的問題,進而希望造福更多同樣遭遇的人,行善動機便會油然而生。
避免師生都「思考弱化」
王冠生很推崇耶魯大學
冷灶炒熱並不容易。但王冠生辦到了。
歷經交大、慈濟大學,現任台北大學通識中心唯一正式編制的專任教師,王冠生讓「道德推理」這門課叫好叫座,而學生自認收穫最多的,竟是「學會發言」。
「台灣學生不習慣提問、發言與討論,」王冠生很清楚他面對的環境,因此找具爭議性的社會案例,就是最好的引子。
「一位亟需輸血的罕見血型患者,全台只有八位,千辛萬苦找到其中一個,但他寧賣不捐,該怎麼辦?」
這不是模擬情境,而是曾發生過的社會事件。因為真實,所以學生容易有共鳴,也由於爭議性高,各方意見分歧,逼使不同立場的學生,學習傾聽與說服。
讓學生學會傾聽與說服
「這就是蘇格拉底的教學法,」王冠生不當「正確意見」的仲裁者,他引導不同意見對話,讓教室就像多元社會的縮影。
「同學不能只是停留在各自表態,僅僅為自己的立場辯護。我們還必須建立共識,這時候就得進一步建構出可以說服別人的合理主張,」王冠生強調。
為此,王冠生還開闢網站,讓學生繼續「說下去」,打「延長賽」。當被問到,有沒有碰到時下黨同伐異的「網路發言」類型時,王冠生不諱言,學生確實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慢慢進入狀況。
重點是,「老師必須介入,遇到情緒性發言時,要反問同學為什麼會這樣說?有沒有什麼合理依據?這樣就會慢慢建立對話規範。」
思辨是為了激發行善動機
即使學生熱烈討論道德推理課,王冠生還是很清楚,「我的學生不會以哲學為終身志業,他們需要的是批判性思考,學會跨領域統整不同知識的能力。」
王冠生期待學生擁有思辨能力後,還能夠進一步激發行善的動機,產生實踐的動能。
「行善最好的方式,就是讓學生去做一件道德上被讚許的事,」王冠生舉例,他在交大教書時,曾有校隊同學摔斷了腿,無法走路,協助的同學隨後發現學校地形起伏,推輪椅很辛苦,於是設計了一個計劃,讓同學去調查學校的無障礙設施。
同學不但完成作業,最後還提交改進建議給學校的「馬上辦」中心。
「光幫助弱勢不夠,還要能設身處地去想,」王冠生強調,當學生能從解決一個人的問題,進而希望造福更多同樣遭遇的人,行善動機便會油然而生。
避免師生都「思考弱化」
王冠生很推崇耶魯大學哲學系教授卡根(Shelly Kagan)的教學風格,「拿著三張活頁紙,穿著牛仔褲,神態自若地坐在椅子上就講起課。」
這讓他心嚮往之。因為卡根展現的,正是教師應該具備的核心能力:論述。教育現場的主角就是師生雙方,思辨在彼此之間流通。
反而是現在流行的「多媒體」教學,讓他引以為憂。這種吸引眼球的教學媒介,看似便利,但稍一不慎,卻很容易主客易位,讓PPT成了課堂主角。
王冠生笑著說,如果老師不把自己的論述能力抓回來,那就會變成照本宣科的PPT解說員,若再面對已經對文字閱讀缺乏深刻感受的學生,其結果將是師生雙方都陷入「思考弱化」的窘境。
確實,教育者也必須自我教育,過分強調學生應該學到什麼,卻忘了師生如何共同思辨成長。
畢竟,教師不可能讓自己處在失語的狀態,卻寄望學生學會如何「發言」與「思辨」。
哲學系教授卡根(Shelly Kagan)的教學風格,「拿著三張活頁紙,穿著牛仔褲,神態自若地坐在椅子上就講起課。」
這讓他心嚮往之。因為卡根展現的,正是教師應該具備的核心能力:論述。教育現場的主角就是師生雙方,思辨在彼此之間流通。
反而是現在流行的「多媒體」教學,讓他引以為憂。這種吸引眼球的教學媒介,看似便利,但稍一不慎,卻很容易主客易位,讓PPT成了課堂主角。
王冠生笑著說,如果老師不把自己的論述能力抓回來,那就會變成照本宣科的PPT解說員,若再面對已經對文字閱讀缺乏深刻感受的學生,其結果將是師生雙方都陷入「思考弱化」的窘境。
確實,教育者也必須自我教育,過分強調學生應該學到什麼,卻忘了師生如何共同思辨成長。
畢竟,教師不可能讓自己處在失語的狀態,卻寄望學生學會如何「發言」與「思辨」。
冷灶炒熱並不容易。但王冠生辦到了。
歷經交大、慈濟大學,現任台北大學通識中心唯一正式編制的專任教師,王冠生讓「道德推理」這門課叫好叫座,而學生自認收穫最多的,竟是「學會發言」。
「台灣學生不習慣提問、發言與討論,」王冠生很清楚他面對的環境,因此找具爭議性的社會案例,就是最好的引子。
「一位亟需輸血的罕見血型患者,全台只有八位,千辛萬苦找到其中一個,但他寧賣不捐,該怎麼辦?」
這不是模擬情境,而是曾發生過的社會事件。因為真實,所以學生容易有共鳴,也由於爭議性高,各方意見分歧,逼使不同立場的學生,學習傾聽與說服。
讓學生學會傾聽與說服
「這就是蘇格拉底的教學法,」王冠生不當「正確意見」的仲裁者,他引導不同意見對話,讓教室就像多元社會的縮影。
「同學不能只是停留在各自表態,僅僅為自己的立場辯護。我們還必須建立共識,這時候就得進一步建構出可以說服別人的合理主張,」王冠生強調。
為此,王冠生還開闢網站,讓學生繼續「說下去」,打「延長賽」。當被問到,有沒有碰到時下黨同伐異的「網路發言」類型時,王冠生不諱言,學生確實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慢慢進入狀況。
重點是,「老師必須介入,遇到情緒性發言時,要反問同學為什麼會這樣說?有沒有什麼合理依據?這樣就會慢慢建立對話規範。」
思辨是為了激發行善動機
即使學生熱烈討論道德推理課,王冠生還是很清楚,「我的學生不會以哲學為終身志業,他們需要的是批判性思考,學會跨領域統整不同知識的能力。」
王冠生期待學生擁有思辨能力後,還能夠進一步激發行善的動機,產生實踐的動能。
「行善最好的方式,就是讓學生去做一件道德上被讚許的事,」王冠生舉例,他在交大教書時,曾有校隊同學摔斷了腿,無法走路,協助的同學隨後發現學校地形起伏,推輪椅很辛苦,於是設計了一個計劃,讓同學去調查學校的無障礙設施。
同學不但完成作業,最後還提交改進建議給學校的「馬上辦」中心。
「光幫助弱勢不夠,還要能設身處地去想,」王冠生強調,當學生能從解決一個人的問題,進而希望造福更多同樣遭遇的人,行善動機便會油然而生。
避免師生都「思考弱化」
王冠生很推崇耶魯大學哲學系教授卡根(Shelly Kagan)的教學風格,「拿著三張活頁紙,穿著牛仔褲,神態自若地坐在椅子上就講起課。」
這讓他心嚮往之。因為卡根展現的,正是教師應該具備的核心能力:論述。教育現場的主角就是師生雙方,思辨在彼此之間流通。
反而是現在流行的「多媒體」教學,讓他引以為憂。這種吸引眼球的教學媒介,看似便利,但稍一不慎,卻很容易主客易位,讓PPT成了課堂主角。
王冠生笑著說,如果老師不把自己的論述能力抓回來,那就會變成照本宣科的PPT解說員,若再面對已經對文字閱讀缺乏深刻感受的學生,其結果將是師生雙方都陷入「思考弱化」的窘境。
確實,教育者也必須自我教育,過分強調學生應該學到什麼,卻忘了師生如何共同思辨成長。
畢竟,教師不可能讓自己處在失語的狀態,卻寄望學生學會如何「發言」與「思辨」。
哲學系教授卡根(Shelly Kagan)的教學風格,「拿著三張活頁紙,穿著牛仔褲,神態自若地坐在椅子上就講起課。」
這讓他心嚮往之。因為卡根展現的,正是教師應該具備的核心能力:論述。教育現場的主角就是師生雙方,思辨在彼此之間流通。
反而是現在流行的「多媒體」教學,讓他引以為憂。這種吸引眼球的教學媒介,看似便利,但稍一不慎,卻很容易主客易位,讓PPT成了課堂主角。
王冠生笑著說,如果老師不把自己的論述能力抓回來,那就會變成照本宣科的PPT解說員,若再面對已經對文字閱讀缺乏深刻感受的學生,其結果將是師生雙方都陷入「思考弱化」的窘境。
確實,教育者也必須自我教育,過分強調學生應該學到什麼,卻忘了師生如何共同思辨成長。
畢竟,教師不可能讓自己處在失語的狀態,卻寄望學生學會如何「發言」與「思辨」。
http://www.cw.com.tw/article/article.action?id=5028399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