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6月9日 星期二

尋訪噍吧哖故事/他抱浮木逃 改名換姓…

噍吧哖事件雖是台灣日據時期規模最大的武裝抗爭行動,但過去的研究卻不多,台南市政府趁著百周年委託學者尋訪耆老口述研究,並對照文獻,找出許多有血有淚的故事,也讓冰冷的歷史有了溫度。


玉井區虎頭山下的竹圍里江家聚落,還留有百年前日軍焚燒房舍的燒黑遺跡。 記者吳淑玲/攝影


負責調查的台南大學台文所所長戴文鋒表示,過去的研究口述資料相當少,如今當事人更多已凋零,要親口說出當年事件已不可能,這次花費兩年,首次找出許多故事。
像是當時住在左鎮的簡文草,一家八口被殺,他一人在左鎮山區躲了兩年,擔心連累其他家人,摸黑抱浮木順著曾文溪水漂到西港,在當地人幫助下,頂替死亡的黃憨犇,改名娶妻生子,二次大戰前曾冒死帶著三名兒子返左鎮祭祖,一直到死都想要認祖歸宗。
台灣光復後,政府嚴格管制戶籍,簡家後人想改回簡姓不易,經過三代努力,才以各種歷年調查資料佐證,終於在一九九九年改回姓簡,但為表示不忘黃姓恩德,仍有一房維持姓黃,延續香火。
簡文草的孫子、六十八歲的簡瑞麟在訪談時,表示父親簡天福因為爺爺的囑託,多方奔走,甚至因此發生車禍過世,兩位長輩都未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改姓成功,相當遺憾。
還有玉井一位王姓校長家中祭拜「余榮」的牌位多年,他從阿嬤口中得知是噍吧哖受難者之一,戴文鋒在尋耆老過程中,協助調查查出過世的阿嬤陳玉,十三歲時嫁給「余盈」,一子尚未滿周歲就發生噍吧哖事件,全家都被抓,陳玉父親與丈夫都遇害,兒子在家中無人照顧,活活餓死,陳玉僥倖逃生後改嫁王姓人家。
王家後人稱,曾夢到有陌生人到飯桌上拿起雞腿就啃,家人大罵,陌生人卻瞪眼「你不知道我是誰嗎」,家人事後認為應是死亡的「余盈」回家爭地位,從此祭拜其牌位,卻誤把「余盈」寫為「余榮」(盈與榮兩字台語音相似),王家之後事事順利,不再有奇怪的事發生,在戴文鋒調查後,也將牌位改回「余盈」。

作者: 記者修瑞瑩╱台南報導 | 聯合新聞網 – 2015年6月9日 上午3:09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